遵义抗战老兵网

熊光元
熊光元
熊光元

熊光元,男,1922年生,现居住在故乡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棕坪乡胜利村岩脚村民组。1939年被强征入伍,先在遵义师管区等地当兵。1942年编入孙立人任师长的新编第38师入缅作战,战役失败后退入印度整训。1944年编入新编第30师88团3营9连反攻缅甸,当时的司令(副总指挥)是郑洞国,新编第一军军长是孙立人,新编第30师师长是唐守治。当时在供给艰难,交通不便,瘟疫流行,蚂蝗蚊蚁叮咬的极其恶劣环境下,熊光元老兵在缅北密支那地区与日军短兵相接厮杀混战三个月。老人在战斗中左脚后跟被子弹打断裂,脚筋也被打断,现几个字母都伸不起,眷起的,老人跛了一辈子,老人现在伤痕仍十分明显。他负伤后被送往医院治疗。1945年抗战胜利后,随238医院到东北沈阳继续治疗休养。东北解放后,部队接受中国人民解放军改编,所在医院也被接管。后对这些住院伤残老兵作出自愿选择去向的决定。熊老兵选择了回乡。回乡后在土改中被划为富农,接受管制。文化大革命中,熊老兵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由部队开出的回乡证明被当地造反派搜走毁掉,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才有无帽一身轻的感觉。

我们的到访使老人感慨万千。老人说:“日本的暴行到处烧杀,国家处在多事存亡之秋,以大局为重,国共合作,建立了统一战线,一致抗日,国民党打日本,共产党也打日本,都是救亡图存,都为中华民族而战,都是炎黄子孙,都同仇敌忾。但在1946年形势有利于人民的解放事业时却急转直下,国共合作又演变成内战,结果国民党败退台湾,共产党胜利了,解放全中国,拯救全民于水火,建立了新中国。然而,我们这批浴血奋战,穿草鞋的抗日老兵(远征军)的境况也发生了变化,寓存在历史的夹缝之中,被历史遗忘。因为我们是国军的抗日部队,无缘置身于共军的抗日队伍而被区别开来,一切也都归于零,真是思绪多多。所幸,现在我还活着,多少夜梦惊魂,忆起自己的战友倒下为国捐躯,敌尸遍野的战争惨景。觉得自己幸存于世,已经是很不错了。

逝水东流,我自己不会忘记我是一名几经沙场,九死一生,残存的抗日战士,直言说,我是无愧于祖国、无愧于人民的抗日老兵。

老天安排已经让我度过了90个春秋。90年过去了,我仍耳聪目明,精神还好,甚幸!然而每当我想起并肩作战为民族存亡战死长眠在异国它乡的战友忠魂时,莫不热泪盈眶。我从报刊中得知一批忠魂遗骨运回祖国安息,让忠魂回家,无限感慨,祖国好,祖国万岁!

90岁,中国远征军战士的我还生活在贵州省道真县境内。我们这批抗日老兵,尚存的也许不多了,我相信祖国不会忘记我们,在我的残年岁月中不妨自我亮相,希望祖国能确认我这段尘封的历史,能让我在这太平盛世中获得一点照看,使我内心感到几分安慰